短视频的前世今生

解放双眼,听听看~

短视频正式走进广大营销者的视野里应该是在2016年,著名的papi酱2200万的贴片广告事件,几乎可以称之为短视频可以盈利里程碑。

如果再往前追溯,2005年,曾有过一些极其火爆的视频,比如《老男孩》、《青春期》之类,它们的出现已经突破了传统意义的电影制作,同时享有制作成本低且传播效果好等优势,虽然当时促进了视频拍摄的草根化,但远没有达到野火燎原的态势,归根结蒂,还是受硬件设备所限。

十年前,我们宿舍4个人共享512的网速,注意,是512kb,我们现在家用光纤宽带的网速是500m,换言之,10年间,网速提升了约1000倍。试想一下,十年前,普通大众每个月的移动流量包可能只有100m,曾几何时,观看视频的方式还是购买光盘,或者同学间优盘转存,有几个人舍得在线短视频刷着玩?

所以,短视频的兴起,从根子上讲,并非大资本的注入或者某神人发现其商机,而是要感慨咱们国家这几年发展实在是太快了,没有4g、5g的出现,短视频终究只是镜花水月。

可称为短视频市场领头羊的快手,其前身是“gif快手”,顾名思义,他起初是一个做动态图制作的工具,后来才转型做分享类短视频,坦白说,提出快手转型的职业人,确实是有着超高的商业嗅觉,其商业价值和所需要的勇气甚至可以和当年淘宝屏蔽百度搜索匹配,敢对自己下手,这需要极大的勇气。

当所有人都发现一个项目可以赚钱,这个项目很快就不能赚钱了,当papi酱一条贴片广告销售2200万之后,短视频创作才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被营销者争相竞夺,各大资本也开始群雄逐鹿,除了微信中间滑铁卢过一次,其他的短视频平台,似乎都在稳中求进,当然,由于微视背靠大树,所以不愁流量入口,在2018年年初的时候,大概是4月份,微信开始限制部分类型短视频在微信内的传播,包括自己家的微视,不过后来,众所周知,微信朋友圈直接给微视入口,同时享有多维模式,什么是多维?简单说,就是你点击过赞的短视频,在你的微信好友的后台,也可以看到。

当然,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淘宝链接在微信无法跳转,然后,淘宝创造了用户使用淘口令的行为习惯,随后抖音等平台也推出了自己的“抖口令”,间接的达到了内容在微信传播的目标。

至如今,短视频的价值已经不言而喻,不需要再额外刺激起积极性,相反,需要将其规范化,最近经常能看到各大视频类平台被要求整改自查的新闻,如近日的b站:

B站

这是昨日的新闻,所以,无论是平台还是创作者本人,都应该意识到,只有不断创造优质的内容,才能让短视频更长久的存活下去,一味的哗众取宠,只能慢慢地走下坡路。

以后,我还会跟大家聊更多关于短视频的话题,感谢您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