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医学也可以玩得这么high?比如唤醒人们对特殊疾病的关注

 社交媒体(Social Media),也称为社会化媒体、社会性媒体,指允许人们撰写、分享、评价、讨论、相互沟通的网站和技术。是大批网民自发贡献,提取,创造新闻资讯,然后传播的过程。也是人们彼此之间用来分享意见、见解、经验和观点的工具和平台,它包括社交网站、微博、微信、博客、论坛等等。
  社交媒体和医学相加,到底能够做到些什么呢?从器官捐献到#FOMO(即fear of missing out “害怕错过”),以下便有9种医疗领域巧妙利用社交网络的例子:
营销

  1.向公众开放手术室

  如果血液和血块不会让你感到恶心呕吐,你大可以打开医院的直播视频观看。医疗卫生机构正在通过社交媒体向公众直播外科手术过程,让那些迷恋医学和人体解剖的民众得以一窥手术室里的神秘景象。
  美国华盛顿州的瑞典医学中心将一场人工耳蜗植入手术进行了现场直播,并在之后播放了患者第一次聆听音乐的感人画面;德克萨斯州的赫尔曼纪念医院在Twitter上直播了一名六磅重男婴的剖腹产手术;UCLA通过Vine现场直播了脑外科手术过程中,帕金森氏病患者用吉他演奏乡村音乐的视频。
  而在2014年,参与世界输精管结扎日的医生把这个趋势更进一步,在一天之内进行了25例输精管切除手术的现场直播。逾万观众在线收看了手术过程、国际视频访谈和纪录短片——所有这些宣传手段都是为了减轻民众对于手术“喀嚓”的恐惧。

  2.医疗诊断难题的众包

  在CrowdMed网站注册的患者一般都有八年左右的病史,并在花费了超过55000美元的医疗费用后,仍然没有得到自身疾病的诊断。这家众包型初创公司为患者提供一种名叫“医疗侦探”的网络服务,以解决他们的医疗诊断难题。“医疗侦探”服务的主要提供者为23个国家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和医学生。
  一位名叫Juliette(化名)的患者曾深深为自身的肿胀状况所困扰,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她一直没有得到确切的诊断,不得不卧床不起并反复接受手术。而在CrowdMed,Juliette在短短两周之内便得到了诊断和治疗。
  “我们旗下的‘医疗侦探’平均每月都要花上11个小时在网络上解决人们的医疗问题,比一般用户花费在其他任何在线社交媒体上的时间都要长,”CrowdMed的联合创始人Jessica Greenwalt说道,“侦探们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来研究诊断结果并与患者沟通。”

  3.为临床研究筹集数以百万计的款项

  当4岁的Eliza O’Neill被诊断出患有“沙费利波综合征”(一种罕见的儿童中枢神经系统退化症)时,她的父母拍摄了一段感人肺腑的视频,并将其发布在社交媒体上求助。现在,他们不但已经为这种罕见的小儿疾病从3万多名捐助者处筹集到了超过200万美元的善款,还正与俄亥俄州的全国儿童医院合作,为尽快取得疗效进行临床试验。
  为Eliza之类的患儿募捐和ALS患者筹款的冰桶挑战等活动(后者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募集到了1.15亿美元)的成功,证明了社交媒体平台在获取公众关注度和筹集资金等方面的强大力量。现在,社交媒体模式正被应用于各种各样的医疗慈善活动中,如对抗结肠癌的#strongarmselfiesfor,以及提高社会对埃博拉病毒关注的肥皂水桶活动等。

  4.从#FOMO入手,提高公众健康意识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了如何使用社交网络来提高同龄人的抗压能力并打击艾滋病的传播。这项名为“约束线上同伴教育(HOPE)”的研究发现,社交媒体对话能在短短三周内将高危人群的HIV自测请求率增加到此前的三倍。现在,研究人员现在正专注于复制研究成果的经验,以打击滥用药物、抑郁和霸凌行为。
  “我认为社交媒体拥有巨大的潜力,这或许并不是由其本身的性质使然,而是因为它已经成为了当下的潮流,因为人人都在使用它,” 加州大学预测技术研究所和洛杉矶分校数字行为中心执行董事兼HOPE项目主要调查员Sean Young说道,“互联网时代,人们总是使用最先进的最新技术来找寻性伴侣和毒品等。因此,想要有所建树,研究人员再也不能落后于时代,必须时刻与最新的技术趋势保持一致。”

  5.从社交数据中挖掘出挽救生命的信息

  公共社交媒体中蕴含的海量实时数据,对医学研究人员来说无异于一座潜在的金矿。例如宾夕法尼亚大学最近发现,饱含愤怒的Twitter文章是罹患致命心脏疾病的强烈预兆。根据这项研究,“仅基于Twitter语言模型的(心脏疾病)死亡率预测,要显著优于结合了10种常见的人口、社会经济和健康危险因素,如吸烟、糖尿病、高血压和肥胖等的模型。”
  美国东北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Twitter创建了一幅追踪埃博拉病毒的国际地图。在意大利,科学家们通过Twitter改进了谷歌的“流感趋势”,创造了更为准确的“流感症状监测”。虽然利用社交媒体数据进行研究的潜力巨大,但现在也出现了其是否有悖伦理道德和数据是否准确等争议。

  6.为临床试验直接选取被试者

  据估计,临床试验工作中30%的时间都花在了被试患者的招募上,而募集患者的艰难也被列为了导致临床研究推迟的首要原因。而现在,社交媒体正在飞速改变这一状况。患者社群平台PatientsLikeMe的信息显示,94%的美国社交媒体用户愿意分享自己的健康信息来帮助其他患者。PatientsLikeMe甚至还开发了一个工具,来为超过45,000项临床试验自动匹配被试成员。《儿科》杂志的一项研究也发现,在最近的两个儿童罕见病试验中,84%的被试者都是通过社交媒体募集到的。通过社交网络招募被试患者,能减少试验成本,帮助研究人员更快找到治愈疾病的方法。

  7.提供医生间的交流平台

  早期,严格的隐私制度限制了社交媒体在医疗专业领域的应用。但现在,医疗行业正在迅速适应新的形势。
  如Sermo和Doximity等专业网站正为医生提供专用的社交空间协作平台。Doximity是医疗群体信息收集领域的先行者,它向其医生会员提供相应的医疗培训和各地医生收入等信息(见下图)。Mayo诊所社交媒体中心在这方面也是佼佼者,它一直致力于帮助医生和医疗机构涉足社交媒体领域。

  8.使器官捐赠成为新潮流

  当Facebook在其时间线上增加了有关器官捐赠的问题时,超过57000人宣布他们有意成为捐赠者,13000人在一天之内正式加入了捐赠者的行列。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提供的数据,这是普通的器官捐赠登记率的21倍。 Facebook器官捐赠活动的长期影响仍有待研究结论,但它为正在器官等候名单上翘首期盼的愈10万的美国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

  9.唤醒个人对特殊疾病的关注

  最后,社交媒体活动还巧妙利用了Facebook的独特功能来唤起公众对于特殊疾病的关注。在荷兰,健康倡导者用Photoshop制作了人们从未曾参加过的活动的照片,然后将照片打上标签发布在Facebook上。他们留言道,“觉得很纳闷对不对?你现在所经历的便是患上阿尔兹海默症后的情况。”
  上面所有的例子都发生在过去的几年中,这说明社交媒体和医疗行业的结合还处于初期阶段。尽管有对消费者隐私的担忧和医疗行业领军者的相对沉默,研究人员、医生和患者都已经找到了全新的办法,来最大限度地利用这张让人们紧密相连的社交网络。
以下是百度联盟的广告,其内容与霍常亮无关,如需投资请谨慎选择,感谢大家支持本博~点点广告更健康~

最后编辑于:2016/4/22作者: 投稿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