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婿获诺贝尔奖”说说攀附名人搭便车的错位营销

事件营销

  说到以营销著称的学校,当属蓝翔。“挖掘机技术哪家强”已经成为了网上的病毒性段子。“于是就要问了”已经成为一个类似万金油的梗,抛出来即可引起大家的“会心一笑”。不过,现在又出现一个因营销而为人熟知的学校。一起来看看吧。
  美国科学家埃里克·白兹格10月8日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其妻子吉娜毕业于安徽蚌埠一中。有网友在微博上发布的一张关于蚌埠一中祝贺本校“女婿”获诺贝尔奖的图片引发关注。不少网友戏称该校“攀亲戚”,认为埃里克获奖跟蚌埠一中没有关系。对此,校方回应称,挂出这则祝福是因为高兴,学校不会撤下这则祝福。
  假装和诺贝尔奖很熟,已是一种时髦。由微博、微信上流传的各种谈论生僻诺贝尔奖得主,到现在的“女婿获诺贝尔奖”,刷存在感的趋势已愈演愈烈。至于,诺贝尔奖究竟有何卓越意义,围观者虽众,但终究看的只是热闹。此番,安徽蚌埠一中“女婿获诺贝尔奖”的表演,正是利用了这种“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理,通过拉近与诺贝尔奖的关系,在这场全民刷存在感的娱乐中完成了对自身的宣传。
  这种行为事实上是一种搭名人便车的营销。获诺贝尔奖是一件世界瞩目的大事。从传播规律上来说,安徽省蚌埠一中即使有一些突出的教学成绩,也很难一下传遍互联网,让众多网民得知它的风采。而诺贝尔奖得主是该校学生的老公,无疑产生了一定的新闻性,在这个猎奇的时代,学校适时挂出这样的横幅,未见得有多少尊崇诺贝尔奖的用意,但借机营销的目的完全达到,借着这股诺奖东风成功地提升了学校的知名度。
  只是,这种炒作尽管从效果上来看不错,但实质仍是一种错位营销。何以错位?错就错在这亲攀得太远。说到底,这名女学生也只是曾就读该校,其人早已漂洋过海,异国扎根,与诺奖得主的婚姻,又与母校有何关联?对一所中学而言,更应学会的是如何从教育方法上学习一些培养杰出人才的优秀做法,靠名人东风贴金,一时能换来些许名气的提高,但终究难以培植出稳定的品牌效应。清华北大,培养了多少人才,其中有成就非凡,亦有误入歧途者,但由于学校本身的价值摆在那里,即使“潮起潮落”,也难以撼动学校的声望。
  攀附名人,搭便车不是说不可行,只是说这种行为要稍微靠谱一些。“女婿获诺贝尔奖”,终究只是一件“别人家的事儿”,高兴高兴可以,表现欢乐过度甚至比其家人还开心,则难免让人忍俊不禁。因为近年来的公共舆论场,实在不乏此类案例:今日因为名人而沾沾自喜,他日母校学子出了几个顽劣,却又立即划清界限,这种名利场的游戏,毫无疑问消解了母校带给人的温暖感与美好回忆。对“女婿获诺贝尔奖”的蚌埠一中而言,可以记录“女婿获诺贝尔奖”这件“伟光正”的好事,但还请稍微低调些,免得弄成类似“挖土机哪家最强”式的段子笑料。
以下是百度联盟的广告,其内容与霍常亮无关,如需投资请谨慎选择,感谢大家支持本博~点点广告更健康~

最后编辑于:2016/1/31作者: 投稿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