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事!如何处理与竞争对手的关系

勉强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凌晨一点了,想不出什么太华丽的标题,暂以此做引。

今晚权坤在培训群做YY分享,安排课程,分组,选组长,布置作业,破零计划,月过万计划,2个多小时,辛苦了。

上课时,有朋友跟我说,某YY说你忽悠,把人洗脑了。

正好,以此为例,聊聊我对于处理与竞争对手之间关系的看法。

如果倒退些年,听闻如此,我肯定会火冒三丈的找上门去理论,而如今,虽还未成家,但毕竟也是奔三的人了,终究要成熟,冷静些。

瞬间,大脑的CPU高速运转,按理说,淘客圈就这么大,应该不至于一无所知,可CPU转了一圈,还是没印象,我打算,去沟通下,如有误会,最解释清最好。可能会有朋友说,常亮你真窝囊,如何如何……

其实,我觉得,人这辈子,无论你做什么,都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对你满意,但是,朋友,如同加号,敌人,如同减号,加减之后,是正是负,决定格局。如有可能,化敌为友,再不济,化敌为无。

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年轻人该有的冲劲了,突然想起来之前做自媒体博客的时候,辛辛苦苦写原创,然后被别人劫持流量,其实说起来也简单,无外乎将我辛苦写的原创文章复制粘贴到新浪、天涯等等高权重的平台,但对那时候的我来说,这个影响是积极恶劣的,流量和收入破受影响,后来,我找到了劫持我流量的人,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是你,你怎么办?

恩,我不知道你会怎么做,但是,我用仅存不多的理性,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放低心态,去沟通,去讨教,而不是去幼稚的辱骂、恐吓。

后来,我们成了朋友。

后来,我通过自己所掌握的渠道,把盗版新浪博客封掉了。朋友是需要彼此尊重,更需要有值得彼此尊重的实力。

后来,通过他,我认识老米,当初老米的群月入5万就可以进,现在好像涨了。

再后来,老米,介休,小锐,熊猫……

有时候,朋友不经意的几句话,就可以给你巨大改变,也许没有他,我才不会做什么自媒体。

圈子,总是一个套着一个。

朋友是彼此的,有好处就彼此拉一把,能稍有所成的人,都绝不会幼稚到把别人对自己的好当做是应该的,都懂得礼尚往来,投桃报李,要不然别人对你的付出没有得到反馈,谁还会对你好?除了你爹妈以外。

朋友,决定格局。如有可能,化敌为友,再不济,化敌为无,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朋友,也没有绝对的敌人,我想着,最好能够找到彼此之间的合作机遇,互利共赢才是核心,我希望用钱来栓住朋友,而不是用朋友来拴住钱;因为我们在一起,可以创造价值,而不是因为咱们是朋友,而要你牺牲金钱。

但这次,我没有去找那个说我洗脑的人。

因为我发现他不仅说我不好,还说了老米、涛哥他们,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敌人多一堵墙,我会去沟通下,但这情况,他是真不怕得罪人,万一让老米他们误会我,那就得不偿失了。

前两天有某位朋友问我的培训,表示认识涛哥,我立马说你既然知道涛哥,那我肯定不能收你,挖墙脚的事情,咱不能干。

也有不少商家朋友来找我,说是老米推荐的,看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虽然我没去找老米表示感谢,但老米的好意,咱心里要有数,很多事,可以不说,但不能不懂,都是年轻人,来日方长,还怕没机会表示么!

老米也有计划做培训,涛哥也有,熊猫,介休都有过,可能门道不一样,或是学徒,或者合作,或者教育,可能是直接收费,也可能是你帮我干活,我教你技术,很久以前,我觉得做培训都是因为自己做事赚的不如培训的多,但真的走到了这一步,才发现,培训,不仅仅是为了金钱,他更是根基。

稍微有点历史常识,或者是看过穿越小说的都知道,古代朝廷官员划分派别,无外乎家乡出身和师座门徒,明朝尤为甚次,夏言-徐阶-张居正,三代首辅,师徒传承,有师徒关系,就注定门派之分,如果将20岁的张居正直接提到首辅的位置,他能权倾天下么?显然不能,因为他的势力还没有培植。

又能够如臂使指的小伙伴,才可以走的更加长远,当然,有成功,自然也有失败,如果如果你教导人家,人家费劲却赚不到钱,那作为老师,肯定会得不到好,有史为鉴,张居正的学生是万历皇帝,由于万历的不满,张居正最终家破人亡,可能这样的比喻,还是有些不太恰当,不然的话,谁还敢当老师,学生高考失败就要掘老师的坟,那高中老师立马下岗。

与人为善,与己为善,多交友,少树敌,善哉……